疯流

什么也不会

【风流掩长情】 番外:鹿一和爱情

 改文之前写的东西,和后面的有出入,但这篇我无论如何也没舍得删了或是改了,当时写它,是为了衔接剧情,可那里面的情感,大抵是我写的许多东西都比不上的吧,不如单独看看,不要和正文一起,这,姑且是我的小任性吧,抱歉,我想留下些不成熟的,真实的东西。
真的,十分抱歉。


 鹿一很喜欢坐在房顶上。他总是吃着桂花糕喝着桃花苞酿的清酒,然后眯着眼看着下面的人一个个或缓步或匆忙的走过。
  
  他喜欢这种置身事外的感觉。
  
  就好像一场繁杂而精美的戏剧,台上的人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都透着他们的心绪,暗示着剧情的走向,他们尽心尽力的演着,更甚者太动情甚至骗过了自己。而台下的人只要看着就好,心里或赞赏或不屑都无需表露,就那么看着一群人试图骗过自己一个。
  
  可笑也可悲。
  
  鹿一是一个戏子里的观众。他身在戏中,达成每一个他应该做到的动作,随着剧情的发展而心有戚戚,但他却是始终冷眼旁观的,他为身边人的悲喜而悲喜,因身边人的抉择而抉择,他没有真正体会过。
  
  他无意识的分析每一处有利或不利,恰当的做出选择,避开了所有让他上瘾的东西。他习惯了做出应有的表情,无论心里是否有波动,然后渐渐的分不清哪些是真情流露。
  
  鹿一说:“也许有一天我会剃度出家。”
  
  后来他遇见了那个人,自此入了戏,也把生命和悲喜都掌握在了那人手中。
  
  
  那个叫沈长情的男子不知有什么魅力,让鹿一身边的人一个个的为他着迷,无视了一切的艰难,只担心对方是否喜欢自己。
  
  鹿一不懂,纵使他生了副艳丽的样貌,纵使他流连欢场不沾染是非,纵使他大多数时候情感充沛。
  
  他还是不懂什么是情,所以他好奇了,忽视了下意识的不安,为了吴溟也为了自己的小私心,缠上那个人,沈长情。
  
  那个男子有着极尽柔和的样貌,没有攻击性的脸格外讨人亲近,他总是笑着,说话时眼睛里也总是装满了对方,声音永远都是不紧不慢的温和磁性,他似乎天生就是一个温柔的人。
  
  但是鹿一看见了他眼里时不时闪过的算计,他知道这是个披着温柔皮的危险家伙,可他还是飞蛾扑火一样,想狠狠地撕开他的皮。
  
  
  然后,对鹿一来说,那半个月就像一场一个人的闹剧。
  
  每一次他缠着沈长情时,那人都会露出不悦又无奈的笑,鹿一好奇,这人到底多能忍,于是越来越过分,直到鹿一觉得他自己也要忍不住揍自己时,沈长情的表情却是越来越自然。他有些不悦,是不是谁都可以这样对你放肆?他期待着沈长情对自己发火,可是直到他离开,那个男人也没说一句:“我不喜欢。”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日,鹿一不睡觉,连着好几天都只是看着那人熟睡的面庞发呆。偶尔沈长情翻个身或者拽拽被子,他也会莫名的欢喜。他熟睡的样子让鹿一觉得很温馨,他从未那样仔细的观察一个人的睡颜。后来他睡上软塌,却养成了在那人睡着之后再睡觉的习惯。
  
  有时鹿一会想:自己就算做出风流的样子,也实在是一个纯洁的娃子,怎么一见到沈长情就忍不住的想调戏呢?自从他闯入那人洗澡的浴室,惊鸿一瞥,便开始随时随地的调笑,挑逗那个身子十分符合自己审美的人。从言语到目光,越来越肆意没有底线。他没想过为何不对以往的美人这般,只是在心底浮现与这人断袖也不错的念头时把自己吓了一跳。
  
  
  后来他开始忍不住呵护这人,半夜掖被子,准备秘制点心,直到给他做护卫。
  
  如果鹿一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每日赖在沈长情身边,便少有人能知道他在。所以半夜那个杀手来的时候大概没想到会遇上一个杀神并被实力碾压。于是有来无回。
  
  鹿一明白,敢在宫里杀这位太子,必定有个强硬的内应,而那个内应也已经疯了才会做出这种事。这几日没有注意沈长情以外的人,以至于对于这场暗杀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可是鹿一觉得自己要生气了,每天晚上解决杂碎也就算了,白天还要提防飞来的暗箭,到后来又开始千方百计的在饮食里下毒。他照单全收的同时也在思考是谁这么的持之以恒。
  
  慢慢的,他发现这一堆破事是好几批人干的,他猜测着后宫的那几位有势的估计都参与了,真不知吴溟干了什么。他总不能把她们全杀了,只好见招拆招顺便查吴溟最近的动作让这些神经病这样丧心病狂。
  
  后来,他听说吴溟想要为了爱的人解散后宫,但受到了太后的强烈反对。没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吴溟却没再提起遣散后宫的事。
  
  鹿一当然明白他是为谁,只能保持沉默。
  
  
  后来,鹿一渐渐明白自己动了心,懂了情,自此万劫不复。他欣喜,他也郁闷,他不想看见那人对谁都一样的温柔样子。其实鹿一懂的,他是雾月赫赫有名的少年将军,他对敌国未来国主的真心只会被怀疑别有目的。
  
  鹿一觉得他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他要保留最后的尊严,所以他选择落荒而逃。
  
  他最后一次偷偷的给沈长情掖了被子,然后轻轻的把沈长情的筷子换成他自制的试毒专用筷子。这些日子他一直偷偷的把沈长情的饭菜换成无毒的,他知道那个聪明的人早就知道什么,只是一直装着,他也索性陪着装,继续他们没有硝烟的小日子。但鹿一害怕沈长情意外忽视了饭菜里的毒,尽管知道可能很小,但他还是留下了那双特制的筷子。
  
  就算他花了那么久才做成。
  
  任何小小的威胁,鹿一都不愿沈长情遭受。
  
  
  就好像戏园里看戏的人突然入戏了,他不再冷静分析,不再置身事外,他开始被感情影响,开始因那一人为了自己的悲喜而悲喜。可是他心甘情愿。
  
  这就是操蛋的爱情。
  
  
  鹿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短短的半个月就对一个人深爱如斯,但他清楚了自己的感情,便不会再纠结那些没必要的。
  
  他没法子跨过他和沈长情之间的条条沟壑,不论是家国大事还是他们自身的小毛病,他都没勇气去做解决它们。
  
  他觉得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于是他选择护心爱之人周全,他选择默默地注视。
  
  刚刚萌芽的感情要有天使去守护,也许小芽会死在某个风雨夜里,也许小芽会长成参天大树。
  
  故事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局。

评论(1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