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流

什么也不会

《风流掩长情》假面和真心

  京城其实很好看,有万千红尘里的嗔痴,也有寻常人家的喜乐,不论是天子朝臣世家寒门,还是平民百姓商家乞人,都是一样的。人生来就是为了活着,若没什么大志向便没什么大悲苦,当个名不副实的千金小姐,嫁个门当户对的温和夫君,这本来是吕柔唯一的念想。
  
  她不想像姐姐一样困囿在父亲的权势里当个微不足道的棋子,对那至尊之人曲意奉承,与诸多如花少女争抢一夜怜惜。奈何巍峨如山的宫殿院墙终究还是把她牢牢的锁在了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不能说是宿命,只是天子心思猜不得,枪打出头鸟,不知她那追名逐利一辈子的父亲能不能想明白这浅显的道理。
  
  “姑娘,这儿有你的信。”头顶上传来的声音吓了吕柔一跳,任哪个姑娘在闺房里发呆都会被吓到的,她抬头一看,是个黑衣男子,这人看起来十分年轻面无表情的坐在房梁上,手里还拿着一个信封——明黄色的。
  
  这人低调又张扬的说明了自己的来历,便不肯再透露半点讯息,只是蹦了下来把信放在梳妆台上便要离开。
  
  “等一下!”吕柔见这人要跳窗连忙叫住他,转头看了看那封信,不甚尊敬的略了过去,而后故作洒脱道:“劳烦大人帮我带个话,小女子不知何处遇见过……那位,如有失礼之处,还请恕小女子不知那位身份,轻些惩罚。”
  
  哦,这是在探查缘何找上她了。乔柏止漠然的想,这女子倒当真是有些意思。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他翻身跃出窗子,消失在黑夜里,徒留吕柔一人面色凝重。
  
  拆开那封御书,一行行扫过里面的内容,吕柔面色逐渐凝重起来,她虽为女子,却并不信奉什么狗屁女子无才便是德那一套,自恃才学不输寻常男子,可这里的内容过于惊涛骇浪,她一时拿不定主意,只得叹了口气,想着待明日一早与父亲商量,就是不知他眼里还有没有自己这个叛逆的女儿……想了良久,吕柔干脆把信一扔,埋头睡觉去了,睡前模模糊糊的忆起方才那黑衣男子。“不知那人是谁,真是好看极了,就是冷冰冰的……”
  
  
  吴溟那边刚放完话,便有无数的消息暗自从宫里传到整个京城。鹿一浅笑着收了传讯,便摇了摇头回到静思阁的房间里。有半个月了吧,他几乎把这里当成了固定的落脚点,每日调戏美人,而美人也兀自笑盈盈的任他调笑,所有的试探都打了水漂,而这人的招揽也从未停止,两人互相防备却如挚友般每日焚香烹茶,安安静静的各做各的,似乎是一片平静的海面,水底却暗藏杀机。
  
  鹿一笑眯眯的盘腿坐在沈长情对面,十分熟练的把人的书抽走,而后把一个小纸条摆在他面前。
  
  沈长情好脾气的笑了笑:“鹿将军这是做什么,莫不是有什么是你的军师都想不明白的?找我大抵也没什么用。”说着,他倒是认真的看了起来,而后眉毛挑了挑,较有兴趣的看向这人,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军师?我孤家寡人一个,美人儿你可不要误会。”油腔舌调的把话挡了回去,鹿一笑眯眯的看他:“长情公子以为这京城局势如何?”
  
  “不如何,各取所需。”沈长情拿起旁边的茶杯饮了一口,心中掂量了下,而后手指蘸水在小桌上画了两个圈:“雾月的皇族和世家历来相辅相成又相互防备,王氏独宠后宫,外戚当政,天平倾斜,皇族便有衰弱之势,而芸瑛起兵则加速了这个过程。奈何有人人心不足蛇吞象,犯了众怒,加上芸瑛内乱,吴溟上位有了喘息的余地,他们,有了一线生机。而现在,局势已经调转。”他手指轻抹,一个更大的圆将两个小圆圈在一起,三者的界限也渐渐分不清楚。
  
  鹿一心里赞叹一句,而后笑着拿过茶杯在手里把玩,道:“名副其实。”
  
  沈长情看着这人艳丽的面容,轻声道:“谁都看得清的简单东西,你拿出来说什么?何况,我们不是可以探讨这些的朋友。”
  
  鹿一知道这是试探和和缓,便很有诚意的笑着道:“芸瑛呢?虽说不似雾月般皇族和世家半分江山,可却是内乱不断不是吗?一个在兵荒马乱中崛起的国家,有功之臣太多了,太祖又太理想的重义气了,偏偏那些忠义之人的子孙们没几个草包,历来国主也没几个强硬的,很难办吧。”
  
  沈长情顿了顿,放松下来,并不在意的看着他的眼睛:“还好,反正那些事情不归我管,说真的我也奇怪他们怎么挺过来的。”这人温和有礼的假面撕开一块儿,展露的凉薄让鹿一心中一叹。有野心,有魄力,有计谋,足够冷漠,不弄死真是太碍事了。
  
  鹿一依旧笑着,只是从那副没有正形的样子变得稍稍认真了些:“怎么样,要不要合作?”
  
  沈长情歪头笑了:“我们不正是在合作么?”
  
  鹿一一样笑了笑:“是啊,合作愉快。”
  
  两人坐在小桌两边,泾渭分明却带着丝丝缕缕的联系,试探和求和都不过是过程,谁都清楚他们的笑容不过是假面,但这是谈判,从不需要真心。
  
  
  吕柔面色平静的站立良久,父亲言语中的喜悦和自信已经让她明白她该做的选择,怎么就不明白呢?世家已经分崩离析,当年的事她不知道,但这不妨碍她看清那些人们的防备和忌惮。世家是一个整体,怎能有一家独大呢?
  
  “叛出世家还真是个不好的决定,不过为了以后的田园生活,还是要打一场大仗呢。”伸了个懒腰,女子笑眯眯的烧了明黄的信封,准备开始制作自己的嫁衣。
  
  
  今天依旧是个好天气呢。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