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流

什么也不会

the man

当初看波西米亚丑闻时就觉得那女人很聪明,很值得欣赏,她让福尔摩斯永远的记住了她,看到华生的个个小表情很心疼,所以产生了写这篇文的欲望。聪明的女人该聪明的活着,没有对手的福尔摩斯是寂寞的,然而能让寂寞的生命迸发出热情的人,我一直坚信,只有华生。
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都只有华生。

  华生突然有些心疼那个安静的男人,那不是他所认识的夏洛克。
  
  “这里有个电视节目,你会感兴趣的……也许……要看看吗?夏洛克?”华生试探性的叫那个直挺挺地躺在沙发上的男人。
  
  “看一个满是常识性错误的节目没有任何用处。”夏洛克丝毫未动,双手合十,平静的看着天花板。
  
  “反正你也会将那些‘无用处’删除,就像你曾说过的那样,权当做打发时间好了。”华生有些忧虑的看着他,语气稍弱,他不想看见夏洛克这副样子。
  
  “那些东西不能让我感到有趣,你知道的,约翰,不够资格。”夏洛克终于转过头看了一眼华生,眼神有些涣散,华生知道那是因为没有案子,让这位大名鼎鼎的侦探感到有趣的案子。
  
  只是华生心里总是觉得男人的消沉,和那个女人有关。
  
  那个特殊的女人,迄今为止唯一打败过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女人,艾琳·艾德勒。
  
  “夏洛克……我想如果你心里有什么……你不太接受的事……我想……你可以同我说……毕竟……唔……我们是朋友,你说过的不是吗?”华生看着夏洛克的眼睛,心里一直在打鼓,这样的提议略显亲密,他不知道在这个自负的天才面前,这样的话算不算冒犯。他们认识不久,事实上他也并不能完全了解这个有着致命吸引力的男人。
  
  夏洛克的眼睛里藏了些不知名的情绪,他蹙了蹙眉,看着面前一身居家打扮的华生说:“那是从前,事实上,我认为现在的我们并不是朋友……”
  
  “似乎有人要来了,我去开门!”没等男人说完话,华生便落荒而逃似的转身走开,听到福尔摩斯说自己不是他的朋友,他感觉心里前所未有的难过,不知道是怎么了,只能跑开,远远的跑开。
  
  华生站在门前,刚要开门出去就听到敲门声,他没想到本来只是随口胡诌的话却应验了,开了门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雷垂斯德。
  
  “早上好,华生医生,我来找夏洛克·福尔摩斯,请问他在吗?”雷垂斯德一脸温和的笑着,除了与夏洛克说话时,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是一位虽然严肃但友善亲和而可靠的警察先生。
  
  显然,没有人能同福尔摩斯相处而一直不产生揍他一顿的想法,就算是华生也不能。
  
  “当然在,请上楼来吧,雷垂斯德。”华生回以一个儒雅的笑容,随后领着他走上去。雷垂斯德来了说明有案子,否则他不会轻易见福尔摩斯的,就算心里不痛快,他还是不想让男人孤零零的去查案。
  
  听到脚步声,夏洛克坐起身看着一步步走近的人,严肃的说:“亲爱的约翰,你是在为我说我们不是朋友而生气。”他的语气十分笃定,也不等华生回复,又以一种庄重的语气道:“我的意思是我们的对话及行为模式已不再是朋友,而是一种超出朋友范围的亲密关系,你理解吗?”
  
  在一旁被忽略的雷垂斯德忍无可忍地道:“够了夏洛克,你们要处理感情问题请改天,我今天是带了一个让人头疼的案子来的,事态紧急。”
  
  华生从福尔摩斯说完那句话就感觉耳朵烫烫的,他避开那再一次锐利起来的眼神,略尴尬地咳了咳,试图转移话题:“嗯,夏洛克,我没有生气,不如我们先看看雷垂斯德的案子。”不知是不是错觉,华生总觉得夏洛克不太高兴。
  
  很快这个想法就被验证了,因为夏洛克不断地在接下来的各种谈话中对雷垂斯德实行各种人身攻击。
  
  比如:“夏洛克,我认为这个案子……”
  
  “闭嘴,你的呼吸打扰到我了。”
  
  “……”好想打人怎么办?
  
  “停止你愚蠢的想法。”
  
  再比如:“夏洛克,为什么……”
  
  “显而易见。”
  
  “……”我说什么了?
  
  “我说了,停止你愚蠢的想法。”
  
  最关键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因为医生和侦探的对话就充满了温馨。
  
  比如:“约翰,告诉我你的分析。”
  
  “我没看出什么,况且我可不想说出一堆再被你嘲笑。”
  
  “别人的分析对我来说很有意义。”
  
  雷垂斯德:wtf?
  
  再比如:医生一脸我不懂求解答的看着侦探,而后侦探略带骄傲的全程无标点符号的解答了完美的分析过程,最后享受着医生充满赞叹的眼神和夸张的赞语。
  
  夏洛克·福尔摩斯笑而不语。
  
  雷垂斯德:wtf?
  
  虽然经常被嘲讽,但雷垂斯德还是感受到了不寻常,这一次被嘲讽得前所未有的惨,似乎是从自己打断他们那段告白一样的谈话开始。
  
  于是在案子完结后……“夏洛克,你在生气,气我打断了你和华生医生的谈话。”雷垂斯德很是笃定的说。
  
  夏洛克瞟了他一眼,而后看似漫不经心的看向华生的方向,道:“空气的言论有什么可在意的。”
  
  雷垂斯德:“你说我是空气?”
  
  夏洛克看着华生,缓缓的说:“我感受不到你大脑的存在。”
  
  雷垂斯德:“……”我又想打人了。
  
  “停止你愚蠢的想法。”
  
  突然,似乎是看到什么,他蹙眉不再理会满脸黑线的雷垂斯德,而是向着华生那边走去。
  
  华生看着面前的女人,略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女人很是豁达的道:“好久不见,约翰,你还是这样子。”
  
  “是没什么变化,你呢?萨拉。”
  
  他面前的人正是萨拉,他同福尔摩斯认识以后的第一任女友。
  
  “我还不错,对了,我看了你的博客,很棒。”
  
  “谢谢。”
  
  “哦,约翰,别这样,虽然分开了,但我们还是能当朋友的不是吗?你们现在的感情怎么样?”
  
  “你在说什么……”
  
  “不要瞒我了,你和夏洛克·福尔摩斯,你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说真的,你是个优秀的男朋友,温柔体贴,可以为爱人付出一切……我真羡慕他,不过还是祝你们幸福。”
  
  华生此时已经完全懵了,虽然他和夏洛克不断地被误解成一对,也解释了无数次,但他还是要解释:“我们不是……”
  
  这时一个身材修长的人走到他身边,轻柔而绅士地揽住他,磁性低沉的声音成功地把他的话堵在嘴边:“谢谢你,我们会的。”
  
  在回贝克街的路上,华生还是一脸懵的状态,他看着窗外不敢回头,心里砰砰直跳,他看见自己的脸映在车窗上,眼神里满是紧张。
  
  华生早就感觉到自己不同寻常的情绪,只是那情绪从未如此明显。
  
  回到屋子里,华生终于忍不住问道:“夏洛克,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夏洛克看着他,微笑着说:“很简单,我说过的,我想我们不再是朋友。”
  
  华生有些不敢相信:“你从未说过你喜欢男人。”
  
  夏洛克一本正经的说:“准确来说,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我都没有喜欢过。但你不同,约翰。”
  
  华生沉默半晌,突然道:“艾琳·艾德勒呢?”你不喜欢她的话为什么那样在意她,那样暧昧,那样消沉。你喜欢她的话现在同我说的又算什么呢?
  
  “那不一样,约翰,她是个值得欣赏的女人,也是一个十分出色的敌人。”福尔摩斯看着他,眼睛里似乎盛了笑意。
  
  华生看着他,淡淡的说:“就算这样,夏洛克,告诉我,我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我怎么不知道?我不在家时你自己叨咕后做的决定?”
  
  夏洛克眨眨眼道:“约翰,你生气了。”
  
  华生看着他,说:“同你生气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你根本理解我为何生气。”
  
  夏洛克摇头,双手微微搭在腿上,看着他道:“约翰,我认为我们之间有些误解。”
  
  华生看着他:“我不了解你,夏洛克。你是个天才,似乎没什么能打败你,你的思维与我,与我们这些常人不同,我不理解你突如其来的结论,也对你的各种爱好没有兴趣,夏洛克,我不认为你的世界会接纳我,就像你至今也不觉得太阳绕着地球转和地球绕着太阳转有什么区别。”
  
  夏洛克挑眉:“这件事你还在纠结?哦,我亲爱的约翰,你真是太可爱了。”
  
  华生忍不住暴躁:“嘿,那不是重点!”
  
  夏洛克走到华生身边,微微低头看着他通红的耳朵,突然用低沉的声音说:“约翰,我的约翰,重点是你爱我。”
  
  华生像突然被扼住了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看着夏洛克,那个男人锐利的眼神直直的射过来,让他觉得无处可逃,接着那男人的眼神又缱绻了些,他看着自己,一字一顿的说:“重点是,你爱我,就像我爱你一样爱我。”
  
  华生觉得自己已经彻底迷失在了他的眼神里,当一个永远锋利的男人为了你并且只为了你柔软下来时,你永远也抗拒不了那样的魅力。
  
  似乎一切断开的细碎都被重新黏合,被告知夏洛克是怪胎时的不满,被认为是他亲密的朋友时的欣喜,在坏人面前不自觉的维护,面对艾德勒时的不甘和逃避,得知他有危险便毫不犹豫拒绝女友的决绝,看见夏洛克低沉状态时的心疼,听到他说他们不再是朋友的浑身颤抖,还有刚刚的,那一刹那的,心脏骤停。
  
  华生看着他,轻轻的说:“嗯,我们在一起了,很久。”
  
  后来,华生还是忍不住问夏洛克:“既然你不爱艾琳·艾德勒,那你为何会因她而消沉?别误会,我不是吃醋,我只是单纯的好奇,毕竟,你知道的,她,很出色的女人,让人忍不住的欣赏。”
  
  夏洛克皱眉:“你喜欢她?”
  
  华生惊道:“不,当然不,别转移话题!”
  
  夏洛克摇头道:“约翰,我不是在为她消沉,我只是……只是在思考如何同你解释我们变得不同寻常的关系。后来,我决定直接说。”直接把你牢牢的拴住。
  
  华生涨红了脸,故作高深的说:“嗯,这样很好,好了,我去超市逛逛,你要买什么吗?”
  
  夏洛克歪头道:“买点豆子回来吧,你喜欢。”
  
  华生离开片刻,夏洛克站在窗边,拿起手机,发了一条消息:“多谢你的帮助。SH”
  
  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女人把手机抵在唇边,轻轻的笑着。
  
  爱情会让人心生希望,不再冷静。但愿你不会被爱情麻痹,别让我失望,夏洛克。
  
  “再见了,福尔摩斯先生。”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