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流

什么也不会

风流掩长情——番外:一柏双双飞

将军明明不受……好吧长情我错了。

遏乔柏止:

    御书房——
    吴溟正在批奏章,然而这时突然“咣”地一声响,御书房的门被一脚踹开,吴溟抬头一看发现竟是沈长情,不禁有些手足无措:“你……你……你怎么来了?”
    沈长情阴着一张脸,并没有回答为什么会来,而是问道:“鹿一呢?”
    吴溟摇了摇头:“这几日他不是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吗?怎么……”勾起嘴角轻笑一声“找不到人却到我这找?鹿风流啊鹿风流,还请长情公子换个地方吧,说不定是鹿一他空虚寂寞去寻花问柳了。”
    然而沈长情却再次问道:“乔柏止呢?”
    吴溟将笔一丢,拍桌而起:“够了,你惦记着我的将军不够,难道还要来惦记着我的影卫吗?”
    吴溟忽然发觉这几日一直都没看到乔柏止,本以为是自己将他派了出去,但当沈长情这样问道,心下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人呢?”
    沈长情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吴溟:“我怎么会知道,前几日我和鹿一嗯……因为一些矛盾吵架了,于是他留下书信一封说来投奔你。”
    吴溟毫不留情地给了人白眼:“他会在?我都没看到人?倒是柏止他……”正了神色的吴溟眼里满是担忧,看得沈长情都是心下一沉
    然而当两人正在担心时,乔柏止和鹿一却……
    花街,寻欢楼——
    “你进不进去?”站在寻欢楼楼前的鹿一看着乔柏止面无表情的脸,但他却从乔柏止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丝的……畏惧?鹿一心中暗乐:又是个被吃的死死的。
    陪着鹿一吃吃喝喝好几天的乔柏止站在那踌躇许久才开口,声音一如既往地冷清且没有起伏:“不进,我要回……唔唔唔!”鹿一忙捂住乔柏止的嘴,往四下看了看,确认没有不该来的人后赶忙贴着人耳边对人小声说:“就一次,你看我被沈长情欺负,身为好友,你难道不应该陪我一起进去?”
    乔柏止指了指鹿一的手,示意自己嘴被他捂着出不了声,鹿一于是尴尬的把手松开。被憋得够呛的乔柏止喘了好几口气后,看了眼鹿一:“和鹿将军是朋友的不是我。”但却点了点头。
    鹿一一看乔柏止点了头,忙拉着人往寻欢楼里跑,然而乔柏止却似乎是被人定住一般没有动,鹿一回头问:“你怎么不……你怎么会在这!”
    是的,沈长情和吴溟穿着便服正站在一起,阴着脸看着两人。看到两人的出现,鹿一和乔柏止都叹了口气,乔柏止此刻是在想“可算能回去了,这地方皇上说不能去的,因为里面有妖怪会吃人的。可为什么鹿一那么想进去呢?”然而鹿一此刻是在想“完了完了,今天不死也会扒层皮了。”
    皇宫——
    “说吧,怎么回事?”沈长情坐在太师椅上看着那两人,然而吴溟只是皱着眉头在想:怎么乔柏止也回去,明明我那次出去时编了那么多话,吓得他以后不敢靠近一步,这个鹿一,今天你不死也要扒层皮。
    沈长情听到旁边那位传来了磨牙声,摇了摇头:“鹿儿,那天的事是我不对,和我回去吧。”
    鹿一一惊:“真的!”
    沈长情无奈的望着人眼眸,眼底满是笑意:“自然。”
    鹿一于是扛着沈长情就往外跑:“那就回去啊!”
    看到沈长情和鹿一已经不见,吴溟看着乔柏止,恨铁不成钢的问:“他这是闹矛盾,你这是怎么回事!”
    乔柏止诚实的回答道:“他拉着我去的。”
    吴溟忽然发现乔柏止似乎是有什么话要问,于是开口:“有什么事你就问吧。”
    “那里真的会吃人吗?”
    “会的。”
    “可鹿将军却很想去……”
    “呃……他爱作死你又不是不知道。”
    “也是哦。”
    “那就快去睡吧。”
    “嗯。”
    ……
    明日—— 
    洗完脸的桃花苞伸了个懒腰:“啊,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然而桃花姬站在一旁用毛巾给人擦着脸:“你把鹿一出卖了,你不怕……”桃花姬顿了顿。
    桃花苞却捏了捏桃花姬的脸,笑:“鹿将军要想报复我,首先他自己能下得了床啊……不理他不理他,去吃早饭吧。”


吐槽:
首先说那个作者,尼玛波,我招你惹你,明明我是攻好吗?
好吧,我不是,我已经在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爱鹿一哦~
爱大家
@鹿一@沈长情@无名@桃花姬@桃花苞@自己
完美√就说我可以写出甜文的。

评论

热度(6)

  1. 疯流遏乔柏止 转载了此文字
    将军明明不受……好吧长情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