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流

什么也不会

【风流掩长情】 番外:饺子和江湖传言

  首先让我们假装这是很久很久以后。久到所有事都结束,大家开始新的生活。
  
  小虐了几天,今日借沈长情同志友情贡献的梗发个糖。
  
  是的我暴露了这文he的事实。
  
  
  ~~~~~~~~~~~~~~~~~~~~~~~~~~~~~~~~~~~~~~~~~~~~
  
  
  今天是个好日子。
  
  今天是个极好的日子。
  
  桃花姬发现老朋友沈长情今天格外的开心。居然开始哼小曲儿了,哼的还是年关时的老大爷老大娘跳舞时最爱的曲子。
  
  
  桃花姬觉得自己玄幻了,于是他跑去问沈长情,结果是得到了一个傻呆呆的笑容。桃花姬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他要找他家花苞苞求安慰。
  
  于是桃花苞知道了这件事。
  
  大家要明白,桃花苞之所以是包打听,绝对不是因为他的名字带着bao这个字,只是很单纯很单纯的八卦而已。
  
  他得了一种名字叫做‘即使我已经成为了小攻但我依旧保持着一颗火热的八卦的心’的病。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
  
  
  于是,江湖传言,长情公子红杏出墙,被剽悍的鹿一下了不知名的毒,变得痴痴傻傻,脸部抽筋,大笑不止,怕是疯了。
  
  
  故事回放:
  
  桃花姬:“花苞苞,长情今天好奇怪,表情超诡异,还一直在傻笑哎!”
  
  桃花苞:“江湖快报大新闻,五文钱一份!沈长情面部表情诡异!痴笑不断!”
  
  花不怜:“这沈长情如此诡异,莫不是中了毒!让人诡笑致死的那种!”
  
  俞言声:“毒?话说鹿一前些日子去了药铺,貌似拿了什么东西回来!”
  
  乔柏止:“据我观察,沈鹿二人今日并无虐狗行为,莫不是闹了什么矛盾!”
  
  吴溟:“鹿一不会和沈长情闹什么脾气吧,除非他背叛鹿一……”
  
  桃花苞:“哦哦哦哦!我们真相了!”
  
  
  不过事实是什么呢?
  
  沈长情哼着小曲儿晃悠到厨房,站在门口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深吸一口气,面带微笑的向里面走去。
  
  厨房里,只见鹿一穿着套薄薄的黑衣,把袖子挽到手肘处,正认真的在面板前揉着一团白色的面团。他眉眼温柔满含爱意,浅棕色的眸子熠熠生辉,娇艳的红唇翘出一个弧度。扎成马尾的长发垂在胸前,微微挡住带着细密汗珠的脖子。
  
  沈长情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他干咳一声,而后走到鹿一身边,把脑袋放在他的颈窝,歪着头笑道:“在干什么?”
  
  鹿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却没有抖落他的头,回答说:“这不正在满足你的要求嘛。”
  
  沈长情满足的笑着,突然猛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见鹿一嫌弃的用手肘蹭了蹭脸,却不小心在艳丽的面孔上抹了面粉,煞是滑稽。他本来故作委屈的表情瞬间破功,哈哈大笑着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跑了出去。留下鹿一一个人恶狠狠的揉着面团。
  
  
  晚上,鹿一一进到他们的房间,便看见沈长情只着里衣正坐卧在床上翻着什么书。他挑了挑眉,认命的端着手中的东西向他走过去。
  
  沈长情扔下手中的书,单手撑着身子,白色的里衣滑下,露出白皙的胸膛。他温柔的看着鹿一。那人身上还有一些面粉,在黑色的薄衫上格外显眼。他端着的是一盘粒大饱满形状优的,饺子。
  
  前几日他说想吃那人亲手做的饺子,没想到那人就真的做了。沈长情脸上的笑意不禁又深了些。
  
  
  鹿一刚刚坐下,便看见沈长情温柔的看着自己,然后一点点的靠近,在离他的脸只有一个手掌的距离时,慢慢的张开嘴,说:“啊~”
  
  鹿一十分黑线的夹起一粒饺子,送到那人嘴里,看着那人含着自己的筷子暧昧的咀嚼着饺子,他的脸上也慢慢的浮现一种诡异的笑容。
  
  鹿一颇有耐心的等他吃完,然后又夹起一粒,在他的嘴边晃来晃去,直到对方忍不住的伸头要吃,他才撤回筷子,将饺子送到自己嘴里,一边故意大口咀嚼,一边得意洋洋的看着那人瞬间僵硬的脸。
  
  沈长情猛的抢过盘子,拿起另一双筷子飞快的吃了起来,他把饺子一粒粒的啃掉,终于在把毒手伸向最后一粒前,华丽丽的噎着了。
  
  鹿一无奈的替他拍着背,伸手把盘子抢了回来,对那剩下的孤零零一粒颇无语,这人倒真是不给我留,可我难道没告诉他厨房还有吗?
  
  鹿一摇了摇头,随意一瞥,却猛的看到刚刚沈长情看的书的名字,身子僵硬。
  
  《龙阳十八式升级版》
  
  
  沈长情一缓过神来,便发现自己正被鹿一压着。那人的长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妖艳的面孔上带着玩味和调笑。只见那人夹着最后一粒饺子欲往嘴里送,却“不小心”筷子一松,带着温热的饺子掉在沈长情赤裸的胸膛上。
  
  鹿一看着身下人较有兴趣的神色,笑了笑,在心里说了句不自量力。
  
  他俯下身,张口去咬那白白嫩嫩的饺子,可饺子滑溜溜的移开,他一下子啃到肉上,只好又移开脑袋,再一次向饺子袭击,开始了你追我赶的游戏。
  
  沈长情不自觉的开始喘息,眼神越来越深。
  
  终于鹿一咬掉了一半,只是另一半滑到沈长情的衣服里,饺子的汤汁给白皙的胸膛染上清亮的颜色,十分诱惑。
  
  他用牙齿把衣裳扯到一边,然后叼起另一半饺子,就那么趴在沈长情的身上猫儿一样把他的食物吃掉。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唇,不经意的碰到沈长情的胸膛。引得那人一声闷哼。
  
  然后,鹿一在沈长情把他压倒前翻身远远的离开了床。沈长情浑身发烫,想下床捉住那个胆大的家伙,却突然一阵眩晕,隐隐约约的困意袭来。
  
  “你在饺子里加了什么?”
  
  “没什么,你不是天天失眠嘛,我给你加了点安神的东西,大好的夜晚就应该睡觉嘛~”
  
  说完,鹿一拎着空盘子笑眯眯的离开,留下沈长情一脸怒意的瘫在床上。
  
  让你晚上不睡觉!
  
  让你抢我饺子!
  
  让你看春宫图!
  
  不过……某些太闲了的家伙也该好好收拾一下了呢!
  
  正在诱拐他家媳妇儿的桃花苞打了个喷嚏,想着不知道沈长情有没有好好研读他的珍藏。要是没有就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后来桃花姬收到一封来自桃花苞爱慕者的信。大概内容就是他多么多么的爱桃花苞,桃花苞多么多么的爱他,希望桃花姬结束这段不符伦常的关系成全他们云云。
  
  桃花姬当然不信,把信随手扔了。
  
  不过桃花苞睡了一周的书房。
  
  然后桃花苞一没事干做了什么让人不爽的事,桃花姬就会收到一封风格迥异的给天桃花苞的情书。
  
  
  所以在江湖传言终于传到鹿一耳边后。厨房的厨子受偶像鹿一指使,做了一个月的白菜汤。
  
  桃花苞睡了一个月房梁。
  
  
  所以说,谣言有风险,传播需谨慎。
  
  所以说,随便调戏人是会被报复的。

评论(38)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