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流

什么也不会

【风流掩长情】 将军风流

  沈长情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眼里充斥着对良家妇男的调戏的,一张倒着的脸,默默地抬起头,果然是挂在房梁上。
  
  他眼里平静无波,嘴角轻轻的勾起,就那么与那双浅棕色的眸子对视,暗搓搓的想着:这人要是头朝地掉下来会不会很有趣……
  
  终于,眼前这个登徒子似是觉得尴尬,干咳一声,一下子蹦到地上,整理了一下衣服,抬头看了看,又开始笑。
  
  “美人儿,你再这么看着我,我会忍不住吃,掉,你~”
  
  沈长情看着那张脸也不回答,目光细细的扫过他的眉眼,鼻梁,红唇,耳朵,再到白白嫩嫩的脖子,以及微微动着的喉结。
  
  这人长得好生漂亮。
  
  棕色的头发松松的挽着,有几缕散落到额前,轻轻遮住浅棕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的危险又诱惑的光。唇上也不知是涂了什么,红红的,亮亮的,让人想狠狠地,咬上去。
  
  然后沈长情就看到那两片红果子一样的唇瓣快速的袭来,然后就感到唇上一凉。
  
  软软的,甜甜的。
  
  原来亮晶晶的是糖,好甜。沈长情想。
  
  
  鹿一走在皇宫里,溜溜达达的四处看着,看着两边不断变化的景色,突然有些悲伤。就是这样奢华的孤独的地方把你留下了吗?
  
  不知不觉走到冷宫,他难得的一本正经,有些悲伤的静默了一会。
  
  想离开时却看见一个小小的破败的庭院和小小的阁楼隐藏在一片绿意中。他有些疑惑,难道是太久没进宫,他怎么不记得冷宫附近有个阁楼?
  
  走到跟前,看着静思阁三字,鹿一蓦地想起之前得到的消息。
  
  芸瑛国的太子来雾月“做客”,皇上率众臣相迎,太子入住静思阁,意在勉励他日日思考,使才学德行更上一层楼。而这静思阁是皇上特意命人修建的,据说杂草丛生,乌烟瘴气,阁内也仅有煮水的仆妇二人。
  
  雾月和芸瑛算是老对手了,以那多年的恩怨,这么对芸瑛的太子也算是友好了。本来两国旗鼓相当,可因为芸瑛之前的内乱,国力大大削弱。雾月新皇吴溟令大军压阵,请太子沈长情“做客”。国主年老,力不从心,无奈之下命太子出使雾月,自行择期归来。
  
  不过做个质子罢了。
  
  鹿一还记得损友桃花苞讲此事时的眉飞色舞,然后八卦兮兮的说:“我看那位八成是看上沈长情了,要不那么好的机会,怎么就没动手呢!”
  
  彼时正是太子入关那天,他正坐在茶馆里给自己灌酒,听了这话便觉得烦躁,冷冷的说:“打上去也是险胜,不如绑来太子当人质,那芸瑛国主平庸,历来求安稳,如今家里事还没弄明白,自然巴不得把这外患解决了。”
  
  “你还真没有好奇之心。我说,你到底啥时候回你那将军府?这整天往我这茶馆跑,我可没有给你醒酒的东西,要不你就去小花儿那儿!”
  
  “咱们认识这么久,你这茶还不肯给我喝?”
  
  “哈,我这茶馆只卖酒!”
  
  那天鹿一晕晕的,隐约听见那个声音清脆的少年说:“我这茶,只给一人品。”
  
  
  恍惚间已是五个月了,他今儿个才知道这静思阁修在这里,那他就不能不去看看了。
  
  鹿一从房顶探进去,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竟然装修得十分精致,名贵物品比比皆是,暗道:不会让花苞那家伙猜中了吧!吴溟真看上那太子了?
  
  目光一凝,便看见被子里的一团,倒吊着想知道这人什么样子,他突然起身倒是把自己吓了一跳,看见那张温润的脸,想着真是谦谦公子,嘴里也惯性的说出来调笑的话语。
  
  见那人盯着自己,眼里是自己的影子。他感觉得到,自己的眼里也慢慢都是这位太子的身影。他的心里莫名一颤,多久没这么注视一个人了?
  
  眼前人黑发黑眸,专注的表情让人招架不住。他柔和的面庞和淡粉色的薄唇都十分诱人,鹿一心里蓦地多了一股子邪火。
  
  他吻上那看起来美味的薄唇,不断的啃咬。
  
  都说薄唇的人薄情,你是吗?大抵是吧。
  
  据说芸瑛国太子暗中把握朝堂,暗中做军师指挥打赢了多少胜仗,生生气死了雾月名将王忠义,才没使那个美丽的国家早早的灭亡。
  
  据说有一公子名长情,面上是温润如玉,才智世无双,是个顶顶的妙人儿,只是不通情爱,对每个人都很温柔,沉浸在爱意里才发现这人多温柔就多疏离。
  
  我这样对你,你会不惊慌?那也是你自找的,谁叫你那么诱人,谁叫你……那样专注的看着我……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满含着怒火的沉稳声音响起。
  
  沈长情猛的惊醒,躲开面前妖孽男子的啃咬,转过头,看着那个明黄色的身影,没有半点心虚,只是眼里闪过暗光。
  
  鹿一恢复了那调笑的样子,眉眼弯弯的道:
  
  “皇上,臣在认识新朋友。”

评论(6)

热度(12)

  1. 此间长情疯流 转载了此文字
    等我后期变成总攻你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