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流

什么也不会

谢谢有你,让我能爱 七夕不怎么甜的小番外

  宝贝们七夕节快乐,啦啦啦写一个小小番外给大家(绝对不是混更新系列)
  作为一只散发着单身狗清香的猫,好吧没什么关系
  
  -------------------我是荡漾的分界线
  
  让我们假装这是很久很久以后。
  在宿醉的头痛中醒来,华翎觉得有点晕。她环顾四周,怎么想也想不出自己现在在哪儿。
  kingsize的大床上卡通的床单被子枕罩,低下头就看见一只蠢萌的蓝胖子在眼前呵呵笑。四周的墙壁上画满了涂鸦,有萌贱风格的猥琐姑娘(?)笑得无法形容,也有俊美的混血少年拔剑相向,也少不了死亡风格的插画,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里夹杂着漂亮的字迹,就像光怪陆离的古代壁画里那时不时出现的带着悲凉的解说。
  果真是个装修风格清奇的屋子。
  不过此时的华翎没什么心思研究这个奇怪的房子,她努力回忆着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貌似……昨天她接到母上大人的电话,热情的让她们回去吃饭,她无奈的答应心里暗自吐槽:明明当初各种冷眼现在看沈苡跟看亲姑娘似的。
  但是正当二人约好一起回家时,沈苡却不见了,不是消失,是草草的留了一张纸条,
  有事,不必等我。
  多么熟悉的桥段,多么冷漠的语气,于是小翎儿满怀着一腔怨气往回走。老天也要作对一样,她在路上堵车了,于是那一腔怨气更重了。
  无意的回头,好巧不巧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化成灰也不会认错的那人,有事的那人,笑嘻嘻的和一个小姑娘一起走着,沈苡……那姑娘比她矮一头,看起来还挺配。华翎酸溜溜的想着。
  车开了,后面喇叭声响起,华翎沉着个脸把车开走了,哼!别指望我像妒妇一样上去撕x!
  于是华家的人战战兢兢了,惶恐至极了,他们幽默的少夫人(什么鬼)没来,他们少爷一样的小姐冷着脸,散发着黑暗的气息,嘤嘤嘤他们真的不敢说话啊!
  华令羽较有兴致的看着妹妹发疯,暗自笑着,感叹这二位也是极品了,他可是知道那位去做了什么的,不知怎么惹着他的宝贝妹妹了。
  华令羽表面淡定实际心里笑翻了,他拿出珍藏的酒,在饭后和妹妹好好的谈谈人生聊聊理想。老朋友,让我来帮帮你好了。
  华翎知道华令羽绝对没好事,可她心里苦啊,好不容易拐来的媳妇儿说跑就跑啊,虽然相信她不会做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可是心里委屈啊!
  于是,心中苦闷加上华令羽的刻意灌酒,华翎很难得的喝断片了。然后就到这儿了。
  华翎摇摇晃晃的下床,想去洗把脸缓缓,这才惊奇的发现,整个屋子,只有一张床,一个落地窗。
  这种奇葩的事,颇有某人的神韵。华翎黑了脸,如果没记错,迷迷糊糊时她貌似见到了沈苡的脸。
  就像印证她的想法一样,沈苡推门进来,一脸轻佻的看着华翎只穿着衬衫的身子,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她的腿上肆虐。华翎早就发现有人为自己换了衣服,知道是沈苡也就没什么了。(沈醋王可能让别人换吗2333)
  华翎冷冷的走过沈苡,并不说话,显然还没忘记昨晚的小姑娘,沈苡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不管那人的冷漠,哪有半点以前的运筹帷幄。
  沈苡心里也苦啊,想着给媳妇儿个惊喜,结果让媳妇儿看到了,看到了也就罢了,偏偏看到那让人误会的一幕。沈苡表示她当时在马路上凭着野兽般的直觉转过头看到她媳妇儿了,可是她媳妇儿没下来啊,她媳妇儿没理她啊,身边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道具妹子还问东问西啊!
  【是的她们心里对方就是自己媳妇儿】
  华翎很是高冷的坐在餐桌钱,享受着沈苡给她准备的早餐和沈氏料理的极品,醒酒汤23333
  不得不说,沈苡的手艺是不错的,起码能满足华翎这个嘴挺刁的人。
  沈苡小心翼翼的看着华翎:“小翎儿,我们出去玩好不好~”见华翎高冷的不作声,她明白媳妇儿没生气,便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小翎儿,你就陪我出去嘛~”
  结果显而易见,不过沈苡还是很郁闷,为啥?华翎出来了可完全不吱声啊!沈苡可舍不得逼她,于是,暗下心思,一定让媳妇儿理自己!
  华翎看着她那副样子,心里很是好笑,却还是绷着脸,坚决不给她甜头,哼!让你留个纸条就消失!让你和小姑娘偷偷相会!
  沈苡带着华翎来到了游乐园,她们比赛似的玩着所有惊险刺激的项目,明知没有结果,但这是她们之间的小情趣不是吗?
  华翎就那么温柔的笑着。她们一直玩到晚上,直到晚上游乐园要关门了,华翎也没发现沈苡有什么动作,不由得开口:“再不走就关门喽。”
    沈苡邪气的笑了笑,倾身在华翎嘴角亲了一口,握住她的手道:“跟我来。”
    她们坐上了摩天轮,若是再不清楚有猫腻就是傻子了,华翎的心里一动,调笑道:“我们的沈大编剧也要学那些玛丽苏文来个求婚?”
    沈苡摇摇头,一副神秘的样子。
    她们慢慢的升到最高处,华翎这才发现今晚的月亮极美,她静静的看着,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熟悉的人静静的靠着她,华翎突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似乎只要是这个人,就够了。
   “嘭”的一声,华翎抬起头就看见满天烟火,五颜六色的在面前开放。巨大的震响似乎就在耳边,华翎感受到一阵眩晕,似乎来到了一个虚幻的地方,唯一真实的只有手上的温度。
   “小翎儿,到了。”温柔的声音响起,原来是到了地上了。一出来,便赢来了一声炸响,只见天上分明用烟花炸出几个字:
   “嫁给我吧。”
    华翎刚想说什么,便听见翅膀的扑棱声。上千的喜鹊飞了出来,一只只模样精致似乎带着和气,在这烟火中也是一道靓丽的景色。
    五颜六色的烟火气映着喜鹊,带着仙味儿的喜鹊绕着佳人,只属于自己的佳人眸子里也只有自己。
    这二人的心里眼里只有对方。
    沈苡拉着她,向一个聚满灯光的舞台走去,那喜鹊是个竟也兀自跟着。
    华翎看着那舞台上记录二人故事的照片,雕刻,华翎不知道她准备了多久,但确实是感动了她。
    沈苡不知何时站上了舞台,拿着一个红盒子单膝跪下。
   “小翎儿,嫁给我,好吗?”
   “我们不都结婚了嘛!”【咦,暴露了什么】
   “那次是你求婚,这次我求啦!”【咦,又暴露了什么】
   “小翎儿,我会像牛郎爱织女那样爱你,但我会养一屋子的喜鹊,让它们为我们驻桥,因为我想天天见到你。今天是七夕,牛郎织女在鹊桥上相会,我在这里向你许下一生的诺言,媳妇儿,嫁给我,好吗?”
   “好”
    盒子打开,两枚漂亮的戒指出现在眼前,它们十分精致,做出喜鹊的模样,镶嵌着星星点点的碎钻,分别有一颗蓝宝石被喜鹊叼着,活灵活现。戒环被白金的链子穿过。
    沈苡和华翎互相戴上了项链,唇瓣在烟火,喜鹊,皎月中贴合在一起。
    她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一直一直陪着对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