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流

什么也不会

谢谢有你,让我能爱 第三章

    吃完饭,二人并肩走着,本该分道扬镳,却没人提起,似乎都忽略了这件事。
    华翎盯着她们微微碰到的手臂,有些出神,她也在疑惑,她们明明只是一夜情,为何相处起来却像多年老友一样,不过认识这么个人也不错,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这个人天生就能让人相信,她从不知道自己也能对一个认识一天的人真心相待。也罢,顺其自然吧。
    不知不觉中,她们回到华氏楼下,华翎猛地想起自家哥哥,便无奈地与沈苡说了抱歉,匆匆跑进楼内。沈苡望着那道窈窕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
    华翎上了顶层,便看到一张黑如包公的脸。华翎见华令羽脸色阴沉,很从容地坐了下来,优雅的为自己倒了一杯柠檬水,自顾自的品着,看也不看对面的哥哥一眼。
   “你就没有什么要和你亲爱的哥哥解释一下的吗?”华令羽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些女人磨练得没脾气了,虽然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总要按流程道个歉吧!话说自家妹妹什么时候和沈苡那家伙一样爱喝柠檬水了……
   “抱歉哥哥我忘了,你可以自己去吃了。”华翎从善如流,你看我多善良~
    华令羽表示已经对自家的混蛋妹妹淡定了。
   “我已经认了你这么个妹妹,真不知道以后谁愿意跟你。”华令羽无奈而宠溺地笑了笑,见华翎不想多说这个话题,暗叹了口气,不再提起。
    华翎早在16岁便向家人宣布自己是同性恋,因为父母的不理解更是在成年后搬出华家,独自生活了5年,因为父亲病重才回家,缓和了与父母的关系,回来接管华氏旗下娱乐方面的公司。不过25岁的她,依旧没有定下来的想法。
    华翎不耐地挥了挥手。真是的,到哪里都要说这个话题,她又不老!
   “你叫我来到底是要干什么?”
   “你不是申请过要一个能干的秘书么,我给你找到了,还是多功能的,任你随便使唤,随便奴役哦,开心吧!”华令羽十分阴险的回答。
    看着哥哥一脸的得意,语气有些咬牙切齿,华翎十分好笑,也明白他一定隐瞒了什么,公司里哪还有能让他那么夸的人。看样子还是个让老哥吃亏的人,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不过,既然他不想说,我就不问了。看我多么的善解人意。
    边想着她边接过哥哥递来的文件夹,心里有些好奇,期待是谁让老哥这么的,炸毛。
    然后,她见到一张熟悉的脸,几十分钟前才见到的脸……沈苡。
    她怔怔的看着那邪笑的女人。竟是她么,不是不知道这个有名的编剧沈苡,可从未与那个女人联系到一起……
    沈苡是一个有趣的女人。她常年旅居国外,行踪不定,还总是往深山老林里跑,简直是向着上天入地下海多方面发展。不过她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她乱七八糟的私生活。
    她是一个很有名的同性恋,本身长相精致,有名气,温柔体贴又不失调皮。她总是带着温暖的笑容,偶尔露出的邪气更显迷人。这么优秀的人,情人自然个个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还是都各行各业的精英。据说,欧洲的某个公主都和她有一腿。
    算得上百合圈里的传奇人物了。
    原来是她,难怪技术那么好……
    不过,这么挑的人,自己是不是该荣幸一下,为与那女人的一夜缠绵。
    华翎在心里吐槽,陷入自己的思绪,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文件夹上笑得清澈的沈苡照片。
    终于,她决定不论为什么,都把她留在身边。开玩笑,这么捡便宜的事当然不能放过!沈苡的才气和人脉都是众所周知的好伐!
    而且,那么有意思的女人,怎么能放过~
    最近,很无聊呢……华翎的眼里闪过一丝与她妖艳面容不符的阴郁。
    另一边,沈苡已经回到位于市中心的房子。她站在花洒下,任温热的水流淌过白皙的肌肤。漂亮的眼睛微眯,隐藏了深深的情绪。
   “我为什么会带着她去以黎。”
    她一遍遍的重复着无解的问题,在脑子发麻前放弃了思索,披上浴衣,走到落地窗前,将脑子放空,似乎什么也没想,又似乎陷入了沉思。
    忽然电话铃声响起,沈苡蹙了蹙眉,摁下那个绿色的按钮,优雅的说:“事情办完了么?”
    另一头的华令羽并没有因为这稍显命令的语气而生气,只是如实的通知她下周到华氏娱乐报道。语毕,却有些八卦的问:“你这家伙是不是和我妹妹认识?看她的样子,似乎很了解你哎!”
   “噢?她是蕾丝么?”
   “你怎么知道!”
   “这个圈子里,没几个不认识我的。”沈苡淡定的陈述这个事实。听得华令羽牙痒,你那点风流韵事人尽皆知是很值得炫耀的事吗!摔!
    听到好友挂掉电话,沈苡不禁低低的笑了,这家伙怎么一到我这里就炸毛啊。此时的沈苡,不再是清纯又邪气的她,取而代之的是沉稳和无尽的沧桑,这是真正的她,一个满身伤痕的冷漠的她。
    人总是有各种伪装,到最后却忘记了自己最初的样子。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华令羽放下手机,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最近他心里总是有隐隐的担忧,这种不知原因的情绪让他十分苦恼。
    因为这不是第一次。
    七年前,年轻气盛的华翎因小事与父母争吵了起来,又不知怎么扯到了性向的问题上,父亲一怒之下让她滚,华翎竟真的走了,一走就是五年。当时他在国外,只能托朋友多照顾一下,可从第二年开始,他便接不到华翎的消息。他匆匆回国,生怕唯一的妹妹出事,却还是晚了,她消失了。
    后来父亲病重,华翎又突然出现在病房门口,默默的照顾他,或许经历过死亡才看开,华父不再强势地逼迫华翎,也放权给小辈,准备好好的调养身体。华翎没有反对,搬了回来。他的情绪这才慢慢稳定下来。
    但是隐患仍在,他无能为力,只不过妹妹和以往一样的态度让他安心了许多。
    他不知道那消失的四年里华翎都干了什么,因为即使动用一切人脉,他也查不到什么,而华翎的嘴,简直像蚌壳一样,严的撬不开。他明白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因为华翎的身上有黑暗的气息。那些东西带来的记号不可磨灭,就算刻意收敛也会在情绪不稳时泄露。
    好在这几年华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而现在,这种不好的预感又出现了。   
    他知道,一定和华翎与沈苡的相识有关,这是莫名的坚定,却很有道理。但他不会做什么。
    华令羽本不希望自己的妹妹与沈苡相识,就是因为了解彼此的底细,他才更能体会沈苡的冷漠和危险。那么迷人的女人,吸引力却是致命的,让人痛苦又无法逃脱,像蛛网一样,透明的侵蚀,紧紧的缠绕。这么多年,他见了太多飞蛾扑火。
    他作为挚友很明白,沈苡这一次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一定会掀起大波浪,但他直觉的知道,将她们放在一起也许能护佑华翎平安。
    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也许不可挽回,但野兽般的直觉让他选择拉进她们。这么多年的风雨,他明白逃避将一事无成。
    华令羽,从来都不是小白,无论是华翎还是沈苡,都清楚的明白这一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