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流

什么也不会

《两个老男人》突然有了灵感2

    秦瑜以前其实是个白斩鸡,真的是一身软绵绵的肉,皮肤上半点疤痕也没有,一头小卷毛青春洋溢的,谁都知道二中有个“秦白白”,个儿高腿长还贼白,逼死二中小女孩。


    秦瑜是真的帅,放今天是个可以出道的“花美男”,可惜那时候大多数小姑娘们都喜欢壮的,有肌肉的,有男子汉气息的,对这种小白脸没有半分好感,一看就是个吃软饭不干活的。不过秦瑜确实不用干活——他以全市第一考进了大学。


    然后自以为喜欢妹子的秦白白痛定思痛天天锻炼晒太阳成功地变成了一身腱子肉的秦黑黑,还是帅,但是这时候小姑娘们开始喜欢上病弱系美男了……不巧,健身之前的秦白白那种。


    秦瑜——一个时时刻刻逆流行的男人。


    而宋衡之上学时候是个痞子,天天逃课打架泡吧学习还贼牛的那种,要知道,不管什么时代这种一脸冷酷如黑道大哥的男人都有小姑娘追捧,当这个黑道大哥不再冷漠而是纵横欢场的时候,也会有人幻想做“浪子的最后一个女人”想霸气地说一句“你随便玩,玩累了就回家”。但是宋衡之不会累,姑娘们却是会累的。于是众人口中这个又浪又酷的人变成了一个只会喝酒打架的小混混,也就没人去试了。后来,宋衡之辍学了,也就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了。


    这么多年身边人来来去去,宋衡之还是一个人,孤孤单单。


    不过现在,宋衡之有了他的大黑熊。


   “所以……你以前喜欢女的?哎不是凭啥你情史那么多啊?”秦瑜一脸震惊地揉着宋衡之的屁股,一不小心用多了力气,刚刚“使用过度”的地方一阵疼痛,宋衡之忍不住骂了一通。


   “操,不知道什么是双性恋啊?!说得好像你上过的男人少一样,疼死老子了……爽过了就不认人是吧!你个渣男!”


    秦瑜避开关键部位狠狠地拍上他的大腿:“放你娘的屁!老子那叫炮友,你这全是致命的白月光,还有我不是好好揉呢么!好好说话!”


    宋衡之哼哼两声不情愿地道:“老子喜欢黑的!放心,你不找别人,老子就不出轨,你要是出轨,就自己准备好刀啥的我们好好谈谈。”


    秦瑜翻了个白眼,手继续揉上挺翘的臀部,动作却放轻了很多:“老子对自己的魅力有自信,你上哪找这样腰细腿长皮肤好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公狗腰啊?”


    宋衡之闻言抬头瞅了眼这家伙,打量货物似的捏了捏这人的腰,点了点头:“确实,找不到了,那些小姑娘不喜欢你,是眼瞎。”


   “我遇到了,真的很幸运。”


   “我现在就喜欢黑熊,以前我喜欢白斩鸡的时候,你也是秦白白。”


   “黑黑,早十年遇到你,我也还是喜欢你。”


   “秦瑜,你是刚刚好,我爱你。”


    秦瑜哼哼唧唧地揉上这人的腰,不情不愿地说:“干啥突然这么煽情啊……知道你现在受不了了我不敢动你是不是,行了秦哥善良就让你撒一会儿娇,就一会儿!”


   “还有……老子也幸运,老子……也那什么你。”


    或许前半生的孤独无依和颠沛流离只是在攒着运气去遇上那么个合适的人,不是最好的年纪,不是最纯的感情,没有烈酒没有故事没有美人甚至没有晴空万里,但是你就是知道,当这个人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是他了。


    世界上最好的情话大概就是这样了,无论什么时候见你,我都会对你产生那么一丝不可言说的色心。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