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流

什么也不会

《两个老男人》脑子里的片段1

    宋衡之倚着床头,被子堪堪遮住他的下体,露出精壮健美的上半身,漂亮而不夸张的腹肌十分吸引人,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小腹右上方有一个青黑色的空心小字——苏。


    很明显这是一个纹身,而且是一个非常粗糙的纹身,不知因为什么这个“苏”字并没有填色,就割了线,是个空心字,纹在皮肤上真的很丑,就连字体也是那种最普通的,一点也不酷,于是整体效果更差了,总而言之,秦瑜完全不明白这个纹身存在于那块漂亮肌肉上除了碍眼还能有什么作用。


   “情怀。”被问到为什么不洗了它的宋衡之抽着烟幽幽地说:“老子十六七岁的时候虎了吧唧的又没什么钱,让人坑了,全都拿去纹这么个丑得要死的破玩意儿,纹完那纹身师差点儿让老子开了瓢——要不是赶着去表白。”他眯了眯眼睛看着旁边一脸不爽的男人,吸了口烟,把烟圈吐在人脸上:“咋的,吃醋了?我这不就祭奠一下我那早已逝去的青春吗,你要不喜欢宋爷明儿就去洗了它。”


    秦瑜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磨牙:“洗!必须洗!个傻逼玩意儿,秦哥等着看你疼得嗷嗷叫然后哭着求我放过你。”


    宋衡之愣了一下:“操,大白天的你能不能要点儿脸。”


    秦瑜冷哼一声:“脸这玩意儿跟你这儿纯属多余!小兔崽子年纪不大还挺浪漫,哎不是你说你纹也纹了能不能整个好看的,丑死了,就算洗了也还会留疤,不是你那初恋就那么让你难忘吗?哎我擦不行我才想起来这得交代清楚了,之前就关心这破字儿太丑了,快点儿交代,我跟你说这事儿打一架没用啊!”


    宋衡之缩缩肩膀:“哎呦哥!你可放过我吧,俩小孩儿能干啥啊,这不我看上人家了人家没看上我嘛,我纹了个身他都不知道,我也懒得拿这事儿逼人家,人家一个好学生不能早恋,何况是我们那种——异类。他那天之后就没搭理过我,估计现在早结婚了。哥!我明个儿就去洗了它!我发誓!”


    秦瑜翻了个白眼,气呼呼地道:“老子管你洗不洗……睡觉!”说完他就翻了个身真睡了过去。


    宋衡之看着这男人的背影怔了一会儿,他和苏白不是那么简单的单恋关系,但不管曾经他有多难受纠结,不管他们有什么纠缠,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毕竟时间太长了,长到他已经忘了一笔笔割下那个字时他有多痛了,快二十年了他也说不清为什么一直没洗掉那个字,或许是懒,或许是忘了,或许是怕疼——总归不是什么重要的理由。白月光是抵不过时间摧残的,何况苏白没那么白,宋衡之也没那么贱,他心里清楚,秦瑜也清楚。


    不过……宋衡之轻轻地笑了,虽然不知道这次能持续多久,他是真的有点儿喜欢这头傻熊。真的只有一点,也就心尖尖儿那么大,嗯。


评论(11)

热度(6)